澳门葡京无码

    1. <form id=oBQYqNebz><nobr id=oBQYqNebz></nobr></form>
      <address id=oBQYqNebz><nobr id=oBQYqNebz><nobr id=oBQYqNebz></nobr></nobr></address>

      歡迎登陸中國當代佛教網-佛經網!

      微博 微信
      歡迎關注
      中國當代佛教網公衆號
      客服

      注冊登錄

      網站導航

    2. 大正藏
    3. 佛教故事
    4. 佛教文化
    5. 素食養生
    6. 乾隆大藏經
    7. 視頻影音
    8. 佛教詞典
    9. 佛教圖片
    10. 前言
      發布時間:09-07 文章來源:當代佛教網 作者:戴密微 点击次数:
       


      ㊣佛教天地版權所有㊣  ㊣佛教天地版權所有㊣
        本書(至少是第一卷)的資料主要是取自于敦煌漢文寫本,其中大部分是由現任北京圖書館館長王重民先生推薦給我的。他甚至還很盛情地送給我他的一組數量很大的影印件或手抄件,這是他于1934—1939年間協助巴黎國立圖書館爲伯希和敦煌漢文文書編目期間在巴黎和倫敦親自編制的。王重民先生已經出版或介紹了保存在伯希和檔案中以及保存在倫敦不列顛博物館的許多敦煌漢文文書,他發現了這些寫本之間的同一性和相互關系【這些文獻沒有一卷是關于吐蕃的。參閱1936—1941年國立北平圖書館出版的王重民所著的兩冊《巴黎敦煌殘卷敘錄》;1935年6月出版的《圖書季刊》第2卷,第2期,第71—84頁;1935年9月出版的第2卷,第3期,第159—168頁以及1939年3月的新編第l卷,第1期,第4一14頁;1935年7—8月出版的《國立北平圖書館館刊》第9卷,第4期,第1—5頁;1935年1l一12月出版的第9卷,第6期,第5—32頁;1936年l一2月出版的第10卷,第1期,第1—46頁,1936年11—12月出版的第10卷,第6期,第1—16頁;1935年11月出版的《金陵學報》第5卷,第2期;1950年上海出版的《敦煌曲子詞集》等書】。
      ㊣佛教天地版權所有㊣  ㊣佛教天地版權所有㊣
        王重民打算一旦在情況允許時就在中國發表一部主要是有關漢藏關系的重要資料集。本書翻譯和研究的都是這些文獻之中未曾刊布過的資料。當然,我也參閱了全部引文中所提到的資料的原件。
      ㊣佛教天地版權所有㊣  ㊣佛教天地版權所有㊣
        在預計王重民先生的作品即將出版的時候,我盡力避免全文轉抄或發表敦煌寫本原件,而只限于在注釋裏引用一些主要段落(並按照西方的方式加了標點)。但最主要的一件原寫本在本卷書末尾影印發表,而且我也全文譯出;對其它寫本原件則僅限于進行一般性的分析和摘要。全文解釋則必需冗長和枯燥的注釋,因爲大部分文書都是殘卷,常常又是錯誤百出和含糊不清,或充滿著毫無意義的文學含蓄。我認爲應該只注意其實質性的東西,所以對那些只進行了翻譯而未加概括的各段落都用引號或小字體標明。因此,本書只有志于粗略分析一下有關漢、藏關系的資料,這也是我最初認識王重民先生的結果。在多次友好的會見中,他以其淵博的書目學知識慷慨地幫助我撰寫本書。我不禁惋惜地回憶起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前的那幾年。那時,每逢星期三,他總會給我帶來他一周來的最新發現,我們一起度過一整天以共同鑽研,一起查閱《大正新修大藏經》和西方西藏學家們的著作。
      ㊣佛教天地版權所有㊣  ㊣佛教天地版權所有㊣
        我在本書中也沒有系統地使用唐代有關吐蕃的漢文經典資料,因爲這些資料不但面很廣,而且其編目工作也搞得很糟糕,幾乎從未有人對這些史料(尤其是對史料的來源)進行過考證性的研究。其中最主要的文獻是《唐書》和《舊唐書》中有關吐蕃的幾卷。伯希和于1920年和1921年在法蘭西學院兩度講授過有關西藏古代史的課,並將新、舊唐書中的這幾卷譯成了法文,可惜它僅僅是初稿,未加注釋,而且也過時了。這一譯文不久將由L.韓百詩先生在《伯希和遺著》中發表,但我沒有使用它。S.W.巴沙爾于1880年在《皇家亞洲學會雜志》第12卷,第435—537頁上發表的英文舊譯本也過時了,而且在閱讀時還必須參照原文,我只參閱而沒有使用它,只簡單地稱爲“巴沙爾譯文”而列在書中。《舊唐書》成書于945年,我是根據1888年上海出版的《圖書集成》版本引用的,書名只縮寫成《舊》字;《唐書》(成書于1060年,同一版本)的書名只縮寫成《唐》字;《資治通鑒》(成書于1085年,根據1900年《圖書集成》的版本引用)的書名只縮寫成《資》字;《資治通鑒考異》(1085年成書,根據《四部叢刊》版本引用)只用縮寫詞《考異》來代替;《冊府元龜》(1013年成書,根據1754年版本引用)的書名只縮寫成《冊》字【爲了閱讀和查對的方便,本譯文仍標明了所引書的全稱。——譯者】。這後一部書雖然很有價值,但查閱起來卻很不方便,我只使用了其中有關“外臣部”的最後幾卷(即966—1000卷)。我應該感謝已故的林藜光對其中年代學的考證,他生前爲了自己使用而整理了有關吐蕃幾卷的某些段落;承蒙R.戴何都先生美意借給我日本東京1938年出版的《冊府元龜》第152—164卷,第966—1000卷的索引,我同樣也有所參照;《通典》(801年成書)是根據《九通》的木刻版本(浙江書局1882年版)引用的;《唐會要》(961年成書)是根據江蘇書局1884年版本所引用;《唐大诏令集》(1070年寫成)是根據《涉園叢書》的版本引用的。《大正新修大藏經》中包括的佛教著作是日本最新版本的佛教經典,我只用字母“T”來表示,隨後附有該書中佛經的編號,偶爾也用羅馬數字來表示各卷的編號。
      ㊣佛教天地版權所有㊣  ㊣佛教天地版權所有㊣
        我幾乎從未親自使用過藏文史料的原件,因爲我並不精通這一語言。本書是一部漢學家的著作,所以大家就應該原諒它強調了唐朝對吐蕃佛教起源所起的作用。我的西藏學同事們,諸如M.拉露小姐、J.巴科和R.A.石泰安先生都賞臉不辭辛苦地閱讀了清樣。大家可以在《補遺和校勘》中發現他們的指正意見,而這些觀點正是我的書中所沒有使用的。盧萬大學的E.拉摩特先生表示自願從藏文翻譯有關拉薩宗教辯論會議的一卷印度史料,並允許我發表他的譯文,我對此深表感謝。
      ㊣佛教天地版權所有㊣  ㊣佛教天地版權所有㊣
        這第1卷寫成已有十幾年了。從那時以來,M.拉露小姐、J.巴科和F.W.托瑪斯先生以及G.杜齊和其他人的研究和發現在許多方面都向前推進了我們對古代西藏的認識,我只好勉強將本書公開發表。如果說本書的內容是成功的話,但寫作形式則大爲遜色,因爲我從來也沒有那種徹底改寫已寫成的第一稿的耐心。這就是我沒有能夠避免文章和注釋比例不協調的原因之一,這些注釋逐漸充斥了各頁的下半部,甚至是整頁……我謹請讀者們原諒這種討人嫌的不平衡狀態,這也是由于專業上的某種變化所引起的。因爲大家知道,漢文中的注釋一般不是置于主體文章之外的,也不是寫在每頁的下面或卷末,而是隨著文章用小體字標出的。這就可以使讀者們無須費力地反複來回查看原文和注釋了。如果在印書中想不到使用這種辦法的話,那怎能稱得起一位漢學家呢?

        贊助、流通、見聞、隨喜者,及皆悉回向盡法界、虛空界一切衆生,依佛菩薩威德力、弘法功德力,普願消除一切罪障,福慧具足,常得安樂,無諸病苦。欲行惡法,皆悉不成。所修善業,皆速成就。關閉一切諸惡趣門,開示人天涅槃正路。家門清吉,身心安康,先亡祖妣,曆劫怨親,俱蒙佛慈,獲本妙心。兵戈永息,禮讓興行,人民安樂,天下太平。四恩總報,三有齊資,今生來世脫離一切外道天魔之纏縛,生生世世永離惡道,離一切苦得究竟樂,得遇佛菩薩、正法、清淨善知識,臨終無一切障礙而往生有緣之佛淨土,同證究竟圓滿之佛果。

      免責聲明:本網站爲佛教網站,非贏利性網站,內容多轉載自網絡,如果侵犯了你的權益,請通知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合作!

      網站所有文章、內容,轉載,功德無量。(未經允許,禁止複制網站模板)

      分享到:

      聯系QQ:  站長信箱:zgddfj@163.com

      [冀ICP備12020718號-1]

      得雅他 貝堪則 貝堪則 玛哈貝堪則 惹雜薩目 嘎喋 梭哈

      HoMEmenuCopyrights 2015.All rights reserved.More welcome - Collect from power by english Blok number sss85786789633111 Copy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