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葡京无码

    1. <form id=oBQYqNebz><nobr id=oBQYqNebz></nobr></form>
      <address id=oBQYqNebz><nobr id=oBQYqNebz><nobr id=oBQYqNebz></nobr></nobr></address>

      歡迎登陸中國當代佛教網-佛經網!

      微博 微信
      歡迎關注
      中國當代佛教網公衆號
      客服

      注冊登錄

      網站導航

    2. 大正藏
    3. 佛教故事
    4. 佛教文化
    5. 素食養生
    6. 乾隆大藏經
    7. 視頻影音
    8. 佛教詞典
    9. 佛教圖片
    10. 佛法概論 第三章 有情──人类为本的佛法
      發布時間:07-16 文章來源:當代佛教網 作者:印顺法师 点击次数:
       
       
      第一节 佛法从有情说起
       
        有情的定義
        凡宗教和哲學,都有其根本的立場;認識了這個立場,即不難把握其思想的重心。佛法以有情爲中心、爲根本的,如不從有情著眼,而從宇宙或社會說起,從物質或精神說起,都不能把握佛法的真義。
       
        梵語「薩埵」,譯爲有情。情,古人解說爲情愛或情識;有情愛或有情識的,即有精神活動者,與世俗所說的動物相近。薩埵爲印度舊有名詞,如數論師自性的三德──薩埵、刺阇、答摩中,即有此薩埵。數論的三德,與中國的陰陽相似,可從多方面解說。如約心理說,薩埵是情;約動靜說,薩埵是動;約明暗說,薩埵是光明。由此,可見薩埵是象徵情感、光明、活動的。約此以說有精神活動的有情,即熱情奔放而爲生命之流者。般若經說薩埵爲「大心」、「快心」、「勇心」、「如金剛心」,也是說他是強有力地堅決不斷的努力者。小如蝼蟻,大至人類,以及一切有情,都時刻在情本的生命狂流中。有情以此情愛或情識爲本。由于沖動的非理性,以及對于環境與自我的愛好,故不容易解脫系縛而實現無累的自在。
       
        有情爲問題的根本
        世間的一切學術──教育、經濟、政治、法律,及科學的聲光電化,無一不與有情相關,無一不爲有情而出現人間,無一不是對有情的存在。如離開有情,一切就無從說起。所以世間問題雖多,根本爲有情自身。也就因此,釋尊單刀直入的從有情自體去觀察,從此揭開人生的奧秘。
       
        有情──人生是充滿種種苦迫缺陷的。爲了離苦得樂,發爲種種活動,種種文化,解除他或改善他。苦事很多,佛法把他歸納爲七苦;如從所對的環境說,可以分爲三類:
        生苦、老苦、病苦、死苦──對于身心的苦
        愛別離苦、怨憎會苦────對于社會的苦
        所求不得苦────────對于自然的苦
       
        生、老、病、死,是有情對于身心演變而發生的痛苦。爲了解免這些,世間有醫藥、衛生、體育、優生等學術事業。生等四苦,是人生大事,人人避免不了的事實。愛別離、怨憎會,是有情對于有情(人對社會)離合所生的。人是社會的,必然與人發生關系。如情感親好的眷屬朋友,要分別或死亡,即不免愛別離苦。如仇敵相見,怨惡共住,即發生怨憎會苦。這都是世間事實;政治、法律等也多是爲此而創立的。所求不得苦,從有情對于物欲的得失而發生。生在世間,衣食住行等資生物,沒有固然痛苦,有了也常感困難,這是求不得苦。『義品』說:「趣求諸欲人,常起于希望,所欲若不遂,惱壞如箭中」,這是求不得苦的解說。還有說得更具體的,如『中阿含』『苦陰經』說:「隨其技術以自存活,或作田業,……或奉事王。……作如是業求圖錢財,……若不得錢財者,便生憂苦愁戚懊惱。……若得錢財者,彼便愛惜守護密藏。……亡失,便生憂苦愁戚懊惱。……以欲爲本故,母共子诤,子共母诤,父子、兄弟、姊妹親族展轉共诤。……以欲爲本故,王王共诤,民民共诤,國國共诤;彼因共相诤故,以種種器仗轉相加害,或以手杈、石擲,或以杖打、刀斫」。爲了解決這些,世間提倡增加生産,革新經濟制度等。但世間的一切學理、制度、技術,雖能解除少分,而終究是不能徹底的。如世界能得合理的和平,關于資生的物質,可能部分解決。但有情的個性不同,體格、興趣、知識等不同,愛別、怨會等苦是難于解免的。至于生死等苦,更談不上解決。一般人但能俯首的忍受,或者裝作不成問題。世間離苦得樂的方法,每每是舊問題還沒解決,新問題又層出不窮,總是扶得東來西又倒!這是由于枝末的而不是根本的。如從根本論究起來,釋尊總結七苦爲:「略說五蘊熾盛苦」。此即是說:有情的發生衆苦,問題在于有情(五蘊爲有情的蘊素)本身。有此五蘊,而五蘊又熾然如火,這所以苦海無邊。要解除痛苦,必須對此五蘊和合的有情,給予合理的解脫才行。所以佛法對于生産的增加,政治的革新等,雖也認爲確要,但根本而徹底的解脫,非著重于對有情自身的反省、體察不可。
       
        進一步說:有情爲了解決痛苦,所以不斷的運用思想,思想本是爲人類解決問題的。在種種思想中,窮究根本的思想理路,即是哲學。但世間的哲學,或從客觀存在的立場出發,客觀的存在,對于他們是毫無疑問的。如印度的順世論者,以世界甚至精神,都是地水火風四大所組成;又如中國的五行說等。他們都忽略本身,直從外界去把握真實。這一傾向的結果,不是落于唯物論,即落于神秘的客觀實在論。另一些人,重視內心,以此爲一切的根本;或重視認識,想從認識問題的解決中去把握真理。這種傾向,即會産生唯心論及認識論。依佛法,離此二邊說中道,直從有情的體認出發,到達對于有情的存在。有情自體,是物質與精神的緣成體。外界與內心的活動,一切要從有情的存在中去把握。以有情爲本,外界與內心的活動,才能確定其存在與意義。
       
        有情爲物質與精神的和合,所以佛法不偏于物質,也不應偏于精神;不從形而上學或認識論出發,而應以現實經驗的有情爲本。佛法以爲一切是爲有情而存在,應首先對于有情爲徹底的體認,觀察他來自何處,去向何方?有情到底是什麽?他的特性與活動的形態又如何?不但體認有情是什麽,還要從體認中知道應該如何建立正確的人生觀。
       
        探究人生意義而到達深處,即是宗教。世界的宗教,各種各樣的,含義也大有出入。但有一共同點,即人類苦于外來──自然、社會以及自己身心的層層壓制,又不能不依賴他、愛好他;感到自己的缺陷、渺小,而又自信自尊,想超越他、制用他。有情在這樣的活動中,從依賴感與超越感,露出有情的意向,成爲理想的歸依者。宗教于人生,從過去到現在,都是很重要的。不過一般的宗教,無論是自然宗教,社會宗教,自我宗教,都偏于依賴感。自己意向客觀化,與所依賴者爲幻想的統一,成爲外在的神。因此有人說,宗教是必然有神的。他們每以爲人有從神分出的質素,這即是我們的自我、心或靈魂。如基督教說:人的靈是從上帝那裏來的。中國也說:天命之爲性。藉此一點性靈,即可與神接近或合一。他們又說:人的缺陷罪惡,是無法補救的,惟有依賴神,以虔誠的信仰,接受神的恩賜,才有希望。所以一般宗教,在有情以外,幻想自然的精神的神,作爲自己的歸依處,想依賴他而得超脫現實的苦迫。這樣的宗教,是幻想的、他力的。佛教就不然,是宗教,又是無神論。佛說:有情的一切,由有情的思想行爲而決定。佛教的歸依向上、向究竟,即憑有情自己合法則的思想與行爲,從契合一切法的因果事理中,淨化自己,圓成自己。所以歸依法,即以因果事理的真相爲依歸,歸依佛與歸依僧,佛與僧即人類契合真理──法而完成自己的覺者;歸依即對于覺者的景仰,並非依賴外在的神。佛法是自力的,從自己的信仰、智慧、行爲中,達到人生的圓成。佛法與一般宗教的不同,即否定外在的神,重視自力的淨化,這所以非從有情自己說起不可。
       
      第二节 莫辜负此人身
       
        人在有情界的地位
        有精神作用的一切有情,佛經分爲五趣──天、人、畜生、餓鬼、地獄。此五類,即世間的存在者,有高級的,有低級的。在我們所住的世間,有人、有畜生、也有鬼。畜生,如空中的飛鳥,水中的魚龍,地上的走獸。有無足的,兩足的,四足的,多足的;有一棲的,兩棲的,三棲的種種。也稱爲傍生,即一切禽獸,蟲魚的總稱。鬼,常人雖不易見到,但是住在此世間的。人類對于鬼的確信,或由于夢見死亡的眷屬,或由于疫病及病人的所見所聞,或由于跳神扶乩等神秘現象。其中最主要的,爲見到死亡者的孤苦饑渴,如『易』所說的「遊魂爲變」。這雖有無財、少財、多財──如血食之神的差別,從饑渴苦迫得名,常稱之爲餓鬼,傳說:唯有生在餓鬼中,才會享受兒孫的祭祀。這是有情的一類,與中國「人死爲鬼」的思想不同。比人高一級的是天,天中也有高級與低級的,低級的天,是鬼、畜中有大福報者。如四王天中的毗樓博叉,是龍王,是畜生,毗沙門是夜叉,是鬼。四王天以上的帝釋天,才是人身的;但爲帝釋守衛的,也還是鬼、畜之類。比人間低一級的,是地獄。地獄爲各宗教所共同承認的。佛經說主要是八熱地獄,基督教也說地獄中是火。佛經與舊約都有「現身入地獄」的記事:大地裂開,人爲從地湧出的火焰所籠罩,墜入地心。地獄在地下,即地球中心,地心確是火熱的。經上又說有八寒地獄,或與南北極有關。總之,是比人間更苦的,有從人身也有從鬼畜而下墮的。五趣有情的高下分布,是這樣(略):
       
        依此圖,可知人在五趣中,位居中央。上有快樂的天堂,下是極苦的地獄;兩旁是畜生與餓鬼,雖在此人間,但遠不及人類。五趣各是有情的一類,而人爲五趣的中心,爲有情上升下墮的機紐。此人本的有情觀,與中國一般的鬼本論非常不同。
       
        人類的特勝
        五趣中,平常以爲天上最好,地獄最苦,這是一般宗教的傳統見識。怕墮地獄,求生天國,是他們共同的要求。佛法獨到的見地,卻以爲人間最好。這因爲一切有情中,地獄有寒熱苦,幾乎有苦無樂;畜生有殘殺苦,餓鬼有饑渴苦,也是苦多于樂。天上的享受,雖比人類好,但只是庸俗的,自私的;那種物質欲樂,精神定樂的陶醉,結果是墮落。所以人間最好,經中常說「人身難得」的名言。『增含』「等見品」說:某「天」五衰相現──將死時,有「天」勸他說:你應求生善趣的人間。人間有什麽值得諸天崇仰呢?經上接著說:「諸佛世尊皆出人間,非由天而得也」。這即是說:諸佛皆在人間成佛,所以人爲天的善趣,值得天神的仰慕。
       
        成佛,是體悟真理,實現自由。佛陀說法,即是宣揚此真理與自由之光。真理與自由,是天國所沒有的,有的只是物欲與定樂。諸天是享樂主義者,不能警覺世間的苦難,不能策發向上,所以惟有墮落,不能獲得真理與自由。釋尊曾說:「我亦是人數」(增含四意斷品)。這可見體現真理而解脫成佛,不是什麽神鬼或天使,是由人修行成就的。惟有生在人間,才能禀受佛法,體悟真理而得正覺的自在,這是『阿含經』的深義。我們如不但爲了追求五欲,還有更高的理想,提高道德,發展智慧,完成自由,那就惟有在人間才有可能,所以說「人身難得」。
       
        佛陀何以必須出在人間?人間有什麽特勝?這可以分爲四點來說:一、環境:天上太樂,畜生、餓鬼、地獄──三途太苦。太樂了容易墮落,太苦了也無力追求真理與自由。人間也有近于這兩邊的形態:如生活寬裕,遺産豐富的,由于物質的過分享受,窮奢極欲,每每汩沒自己,弄到墮落而後已。反之,太貧苦了,由于生活的逼迫,爲衣食等所苦,或作殺盜等惡業,少有機會能從事學問,追求真理與自由。苦樂均調的人間,尚有此種現象,何況極樂的天堂,極苦的地獄!經上說:帝釋天爲了佛法,特來世間禀受,但他在享受五欲時,竟然完全忘記了。太樂太苦,均不易受行佛法,唯有苦樂參半的人間,知苦而能厭苦,有時間去考慮參究,才是體悟真理與實現自由的道埸。二、慚愧:『增含』「慚愧品」說:「以其世間有此二法,……不與六畜共同」,這是人畜的差別處。人趣有慚愧心,慚愧是自顧不足,要求改善的向上心;依于尊重真理──法,尊重自己,尊重世間的法制公意,向「輕拒暴惡」,「崇重賢善」而前進。這是道德的向上心,能息除煩惱衆惡的動力,爲人類所以爲人的特色之一。三、智慧:三惡趣是缺少智慧的,都依賴生得的本能而動作,人卻能從經驗的記憶中,啓發抉擇、量度等慧力,能設法解決問題。不但有世俗智,相對的改善環境、身心,而且有更高的智慧,探求人生的秘奧,到達徹底的解脫。人間的環境,苦樂兼半,可以從經驗中發揮出高尚的智慧。如不粗不細的石頭,能磨出鋒利的刀劍一樣。四、堅忍:我們這個世界,叫娑婆世界,娑婆即堪忍的意思。這世間的人,能忍受極大的苦難,爲了達到某一目的,犧牲在所不惜,非達到目的不可。這雖也可以應用于作惡,但如以佛法引導,使之趨向自利利他的善業,即可難行能行,難忍能忍,直達圓滿至善的境地。這四者,環境是從人的環境說;後三者,是從人的特性說。『婆娑論』解說人爲「止息意」、「忍」、「末奴沙」三義;『起世經』等說「勇猛」、「憶念」、「梵行」三事的勝于天上,與今所說的三者相同。
       
        慚愧──止息意──梵行勝
        智慧──末那沙──憶念勝
        堅忍──忍────勇猛勝
       
        這樣,諸佛皆出人間成佛,開演教化,使人類同得正覺。佛法不屬于三途,也不屬于諸天,惟有人類才是佛法的住持者,修學者。人生如此優勝,難得生在人間,又遇到佛法,應怎樣盡量發揮人的特長,依佛陀所開示的方法前進。在沒有完成正覺的解脫以前,必須保持此優良的人身。若不能保持,因惡行而墮入三途,或受神教定樂所蒙惑,誤向天趣──長壽天是八難之一,那可以說是辜負了人身,「如入寶山空手回」!
       
       
       

        贊助、流通、見聞、隨喜者,及皆悉回向盡法界、虛空界一切衆生,依佛菩薩威德力、弘法功德力,普願消除一切罪障,福慧具足,常得安樂,無諸病苦。欲行惡法,皆悉不成。所修善業,皆速成就。關閉一切諸惡趣門,開示人天涅槃正路。家門清吉,身心安康,先亡祖妣,曆劫怨親,俱蒙佛慈,獲本妙心。兵戈永息,禮讓興行,人民安樂,天下太平。四恩總報,三有齊資,今生來世脫離一切外道天魔之纏縛,生生世世永離惡道,離一切苦得究竟樂,得遇佛菩薩、正法、清淨善知識,臨終無一切障礙而往生有緣之佛淨土,同證究竟圓滿之佛果。

      免責聲明:本網站爲佛教網站,非贏利性網站,內容多轉載自網絡,如果侵犯了你的權益,請通知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合作!

      網站所有文章、內容,轉載,功德無量。(未經允許,禁止複制網站模板)

      分享到:

      聯系QQ:  站長信箱:zgddfj@163.com

      [冀ICP備12020718號-1]

      得雅他 貝堪則 貝堪則 玛哈貝堪則 惹雜薩目 嘎喋 梭哈

      HoMEmenuCopyrights 2015.All rights reserved.More welcome - Collect from power by english Blok number sss85786789633111 Copyright